鱼之水 作品

第140章 过年(微修)

    白玉套青金石毛笔, 笔顶青金石。

    笔管是一整条白玉做的,细润洁白,雕着一直盘旋而上的龙, 龙首处张口, 正对笔顶处的青金石。

    这雕刻十分巧妙有趣味,看上去如同白龙吐珠。

    笔套是后来制成的, 也是温润的白玉质地。

    瓷国有悠久的玉文化以及玉崇拜, 从更久远的墓葬和遗址中出土过大量的玉制品。而青金石自古也备受推崇,有时候用来象征青天。

    这支白玉套青金石毛笔多年没有再用过, 笔头处依然尖圆齐健。

    看得出,这支笔一定是景元生前最爱的物品之一。不过写完镇山河铭文后,这支也曾被爱惜的御笔搁置至今。

    景元放下这支笔, 想了几件和笔有关的事, 飘然回了阴司——临近年关,她也是忙的。

    尤星越将白玉笔放在架子上, 全方位拍了照片发给裁非和颜晨初。

    裁非发了个消息:漂亮啊,这是玉做的毛笔吧, 什么来历?我还怕你真给我整个玉玺出来。

    尤星越:没什么,是景元陛下用过的笔, 全名龙盘白玉套青金石笔,材质主要是和田玉和青金石。

    裁非:……

    裁非:成吧。不管你演不演竹简,我先给你把衣服做出来, 这灵感来了就收不住。

    尤星越沉吟片刻,回复:你做吧。

    他将景元给的几件事整理出来,发给裁非。

    裁非挺激动的, 关掉手机, 拿出竹简拟人的设计稿, 继续修改细节。

    瓷国每年一度的人类大迁徙过后,年味儿陡然浓郁起来。

    尤星越开始采买各种年货。

    这是尤星越第一次过这么热闹的年,他都有些手忙脚乱,去逛超市的时候这帮大龄儿童也不省心,呼啦啦全跟在尤星越身后。

    尤星越这辆suv是五座的,上车的时候就超载了,兰茵果断变回本体,被不留客抱在怀里。

    景熠抱着自己二十厘米高的本体,仰着头看着老板:“我和我自己可以算一个吗?”

    景熠的修为进步得很快,再有几天,将本体再缩小一些,就能试着将本体完全炼化入身体。

    现在景熠虽然还不能将鼎完全化入体内,但是随着本体缩小,鼎的重量也成比例降低,景熠现在已经可以坐交通工具了。

    不过景熠的进步和往复没什么关系。

    时无宴讲课讲得云里雾里,他毕竟天生鬼神,教东西虽然是言传的手段,实际上景熠基本是意会的。

    景熠能这么快把自己炼化,主要是景元偶然检查景熠的修行功课,丝毫不惊讶地发现小侄子一点基础都没有,上来直接修炼成神去了。于是她拎走了景熠,并且让尤星越拉走了时无宴。

    往复授课遭到打断,还疑惑了很久。

    戚知雨举手:“算两个的话我也可以变回去。”

    尤星越道:“凶器就算了,大过年的被人看到多吓人。”

    戚知雨可是开了刃的。

    戚知雨乖乖放下手。

    尤星越看着一车眼巴巴的器灵,叹气:“行了,不超载。”

    到了超市后,尤星越和时无宴就像多胎家庭带孩子逛超市,他们俩在前面推着车,后面坠着大尾巴。

    算了,不管了。

    尤星越拿起清单,一一对应着买年货。

    “爆竹……谁写的爆竹?说了很多遍了,现在不让放爆竹。”

    他们这儿可是市中心,过年一声响,派出所里火葬场,年也别过了。

    尤星越拿着购物清单,看着上面和印刷体一模一样的字迹,头疼道:“还有大后天年三十,谁再给我捣乱……晚上就不许喝酒。”

    店里几个器灵,除了景熠和时无宴,谁都有可能干这种破事。

    不留客、兰茵、戚知雨都写的一手好字,模仿一个印刷体实在是不在话下。

    只有时无宴是乖的。

    听到老板放狠话,原本跟在后面装作看年货,实际上竖着耳朵偷听的器灵赶紧跑开——不能喝酒太可怕了!

    不留客和景熠蹲在玩具货架前面,不留客不时指着一个告诉景熠:“这个是挖掘机哦。你喜欢挖掘机吗?可以去江边玩沙子。”

    景熠:“……不喜欢。”

    不留客有点遗憾:“好吧,”

    景熠从不留客可爱的小脸上看出了和老板如出一辙的慈祥。

    超薄暂时待在戚知雨的手机里,撺掇戚知雨:“给陶桃买一把菜刀,让屠龙知道世事险恶的道理!”

    戚知雨:“……你消停点吧。”

    超薄意犹未尽:“诶诶,前面好像有卖饰品的,买个卡子给魏鸣思吧,让紫檀有点危机意识。”

    戚知雨表情麻木:“我要告诉老板你天天看宅斗小说和宫斗片。”

    兰茵在逛图画区的时候,碰到了熟人——是绘画班的学生。

    学生和家里人一起出来买年货,在拥挤的过道里与老师兰茵狭路相逢。

    学生:“!!”

    救命!

    他眼睁睁看着父母激情上前,一把握住兰茵的手。这对父母看到兰茵,简直激动得不知道如何才好。

    兰茵开着班,她和戚知雨的想法一样,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工作,好好传承发扬传统技艺。

    所以她不收红包不收礼,就算国内名声远扬,也只是专心教画专心绘画。

    这可是难得能与兰茵大师搭上话的机会!

    夫妻俩对视一眼,一左一右拉住兰茵,嘘寒问暖,期间掺杂着对不争气儿子的抱怨。

    父亲:“我这儿子文化课特别差,好在脑子还算聪明,就是不肯努力,但还是懂礼貌的小孩子。”

    学生:“……”

    救救我救救我。

    母亲从包里掏出几张购物卡往兰茵手里塞:“兰老师别客气,一点心意。”

    兰茵:“……”

    救救我救救我。

    尤星越对兰茵的困境一无所知,他正在挑牛排——景熠和不留客的口味都挺小孩的,喜欢一些新奇的东西。

    时无宴拿着两块差不多的牛排:“你喜欢哪一块?”

    尤星越探过去看,时无宴手里是两块同一个牌子的牛排,包装差不多,位置好像也一样:“有什么区别吗?”

    时无宴认真道:“左边这个死得早一点,右边这个死得迟一点。”

    尤星越站直身体:“谢谢,不是很想吃了。”

    轮回之神的本事是这么用的吗?

    逛完超市,尤星越想和来之前一样把一帮器灵和年货全都塞进车里,塞到一半,他看着还在门外没进去的器灵们,沉默了。

    家里现在人多,买的年货也多,而且除了尤星越自己清单上的,器灵们也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导致年货就能塞满车。

    器灵们无辜地站成一排。

    尤星越:“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

    “一,我把你们塞进去。二、我带东西走,你们自己溜达回去。”

    戚知雨看看天色,他晚上还想和陶桃在店里玩,于是毫不犹豫道:“老板,把我塞进去吧。”

    于是几分钟后,在障眼法的遮掩下,直刀、画卷、还有小鼎被关进后备箱。

    传世的古董们和年货们挤挤挨挨。

    尤星越开着车,带着男朋友和不留客,汇入车流。

    年货花了两天的时间准备,古玩店的冰箱以及租房的冰箱都塞满了年货。

    器灵们都是醒来后第一次过年,被五花八门的习俗和过年玩意儿吸引地团团转。

    尤星越挨个发任务:“知雨,这是貔貅、金蟾、紫檀、灼灼还有严漆之的过年礼物。麻烦你和陶桃出去跑一趟。”

    戚知雨和陶桃正好要出去玩,正好沿着送礼物的路径一路黏糊过去。

    “兰茵,帮忙写一下家里和店里的春联吧。哦,记得不要送出去了。”

    兰茵掩面。

    她上次即兴写的春联,被左邻右舍看到,她不小心全都送出去了。

    “景熠……景熠带不留客出去玩吧。”

    “超薄。今年冬天下大雪,你一个器灵,亏电亏得都坚持不了三个小时,你真的不羞愧吗?”

    超薄心虚地关机了。

    前几天雪停了去打雪仗,超薄带着本体出去了,撑了两个小时不到,没电爬到了尤星越的手机里。

    尤星越把这帮器灵都轰出去,伸手下意识在桌上一放,果然碰到了常用的杯子,他端起来喝了点热水。

    时无宴望着他:“那我呢?”

    尤星越伸手来拉他,笑吟吟的:“我带我男朋友……回一趟家里。”

    今年三十不回福利院过年,得提前把年货送到福利院,和阿姨院长妈妈聊聊天。嗯,还要去看看小燃。

    尤星越开车往福利院去。

    颖江市的雪停了,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干净,虽然市里人少了,车却没少——过年了,忙着走亲访友,从钢筋混凝土的世界里找回一点人情味。

    时无宴道:“我明年考驾照。”

    尤星越专注路况,路上车多,幸好积雪化了,不然直接碰碰车,他抽空道:“怎么想起来这个?”

    时无宴道:“我给你开车,你坐在旁边吃东西。”

    看看多体贴,要是让阴司的鬼帝鬼王们知道了,应该会直接气死吧。

    尤星越差点笑出声:“别打扰我啊,开车呢。”

    时无宴点头:“嗯,我不说了。”

    到福利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有点晚了。

    戚知雨他们会去绘饮楼吃饭,尤星越和时无宴则留在福利院吃晚饭。

    令尤星越惊讶的是,钟家一家都在福利院,甚至灼灼也在,四个塞着棉花蹄子支棱着,乖乖地被小燃抱在怀里,扮演一个一动不动的小布马。

    秦飞眠,不,钟卿这会儿似乎没有鬼王的记忆,正捏着灼灼的前蹄翻来覆去地看。

    钟父很崩溃:“卿卿……你不觉得这个小马和之前闹……的那个一模一样吗?”

    钟卿拨了拨小红马的耳朵:“嗯?这不是秦飞眠墓的小马吗?可能是无良商家仿造的吧,还挺可爱的。”

    灼灼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话,但是骄傲地在心里回答:对呀对呀,小马超可爱的!

    她在夏藿身边并不受拘束,现在幼儿园放假了,她没事儿就出来跑。

    小马儿喜欢奔跑,先前下雪的时候,从雪地上哒哒哒地跑过去,留下一串脚印,然后引来孩子们争论这到底是什么动物的脚印。

    钟父和钟母将信将疑:“是、是这样吗?”

    尤星越远远看了一会儿,笑道:“等会儿我拍个视频,等晚上了发给将军看。”

    时无宴一点都不觉得男朋友缺德,只觉得尤星越镜片后的眼睛比星辰都明亮。

    所以才会叫星越吧。

    时无宴道:“我帮你拍。”

    两人说着话,走进福利院,院长惊喜地走出来:“到了到了,我正说怎么天黑了还看不到人。是不是堵车了?天这么冷,今天也是巧了,钟先生一家也在……”

    院长看到尤星越身边的时无宴,和两个人手里满满的年货礼物,先是愣了下,随即笑了下,神色如常地招呼尤星越和时无宴:“快进来坐,怎么又买这么多东西。”

    院长在心里叹了口气,最后还是笑着接尤星越进来。

    这孩子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她就不要再凭空给孩子制造磨难了。

    还有什么比快乐平安更好的生活吗?

    尤星越道:“超市做活动,有满减。”

    福利院里十几个人,闹哄哄凑了两个桌子,早早吃完饭,院长给福利院的孩子发红包,从大到小都有。

    福利院其实出去不少孩子,有些出去了还回来,有些出去了就音信全无,到现在,每年还联系福利院的已经不多了。

    今年福利院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很多。

    院长发完了小孩们的红包,她站在尤星越和时无宴面前犹豫几秒,将手里的红包拿出来,递给尤星越和时无宴。

    时无宴一怔:“我也有吗?”

    院长笑呵呵道:“都有都有,家里的孩子都有。就几块钱,讨个喜庆吉利,别嫌弃。”

    尤星越接过红包,他很自然地伸出手去接另一个红包:“没事,给他最后也是上交给我。”

    院长气笑了,反手去拍尤星越接红包的手:“哪有这么霸道的!”

    那会儿还是小瞎子呢,就见天欺负其他小孩。

    时无宴下意识握住尤星越的手背,院长的红包就打在了时无宴手上:“不霸道。”

    院长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慢慢笑出来:“好好好,不霸道。”

    多喜欢,才能连这点事都要护着呢?

    可能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能把自己视若珍宝的人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院长彻底释然,她轻轻握住时无宴和尤星越的手:“好孩子,都是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