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开挂

    炼化本体是所有妖怪神兽都要面对的困难。

    景熠有两个选择, 一是将镇山河炼入体内,就如同其他器灵一样;二是将本体缩小,方便带在身上。

    景熠本来是想选择后者, 后者确实很简单, 但经过其他器灵的劝说,景熠还是选择了对修炼更好的前者。

    镇山河鼎身上还有留存有大量的灵力, 将本体炼化入现在的身体才是最佳方案。

    不过景熠活着的时候是普通人类,关于怎么使用灵力都需要从头开始学, 他再怎么聪明, 这种事最少也要学个一二十天。

    在炼化的时候,景熠最多只能在博物馆周围转一转。

    在此期间, 镇山河的各种数据也在被测量中, 最麻烦的其实是铭文翻译――鼎上的铭文和阵法上石头的铭文一样, 都是修士们祭祀天地所用的文字, 并没有系统地传下来。

    专家将这些铭文拍下来上传到电脑, 借着打印机打印出来, 每天盯着铭文进行研究。

    而景熠则躲在自己的小休息室里,练口诀练得昏天黑地。

    “这些铭文太晦涩了。”

    古文文学方面的专家连连摇头:“不是常见的铭文,好像更接近宗教的符文,看不出来是什么。”

    从秦飞眠衣冠冢调来的钱教授:“要不叫不留客的老板过来看看吧, 之前大鼎出水的时候, 只有他在场。”

    专家们沉默片刻, 齐齐表示同意――他们都是老专家了,鼎还没上来就感觉到了这次行动的不对劲。

    所谓人老成精,都是经常做古物研究的, 谁还没见过点奇人异事。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稍微有点别扭:“不好吧。镇山河是国有文物呢, 让私人的, 而且是卖古董的人来参与是不是不太好?”

    博物馆的专家柳教授瞅了瞅他:“那你说,你看得懂吗?”

    柳教授虽然不觉得那么年轻的老板懂什么,但是他更清楚这工作人员到底是什么心思。

    工作人员讪讪一笑:“我是学管理的,我现在给不留客老板打个电话,请他下午过来。”

    柳教授又道:“要不我们再联系一下博云观吧,尤老板……年纪太轻了,看着比我带的学生还小呢!”

    读博的这会儿都二十五六了,尤老板好像今年才毕业吧,听说大学学的是理科。

    钱教授却笑着说:“人不可貌相,年纪也不一定是评判标准。”

    柳教授好奇:“你好像跟不留客老板挺熟的。”

    钱教授笑了笑。

    他的家里放着传了快二百年的一对金掐丝镶八宝芍药花步摇,并一张两百多年的买卖契书。

    卖方不留客。

    柳教授道:“还跟我打哑谜呢。干这行的,确实得有点年纪,要我看,还是直接请博云观的人过来比较好。”

    其他专家劝道:“都请都请,这么大的鼎,肯定都愿意来看看。”

    尤星越收到市博物馆方面的电话,他看看时间,正好下午有个空,于是答应了那边的请求。

    “不留客,”尤星越放下手机,“我们库房里有没有一些和铭文有关的古籍,我下午送过去,省得总往那边跑……”

    博物馆找他属于舍近求远了,明明隔壁屋子有个正在练习口诀的器灵。

    不留客跳出来:“有的有的!我来找出来!”

    吃过午饭,尤星越愉快把时无宴放置在店里看店,带着不留客一起上了车。

    刚刚考完试,正要和陶桃一起出门的戚知雨:“……”

    兰茵书画会友去了,他们要出门玩,所以只能是往复看店了,总觉得有点心虚。

    陶桃一把薅住戚知雨,小声道:“快跑呀!”

    两小孩牵着手紧跟在尤星越身后出去了。

    时无宴:“……”

    半晌,他低头微微笑了下。

    尤星越到的时候,还在门口见了个熟人――博云观的徐淙道长。

    他穿着一身普通衣服,不过长发还是显眼,频频引来一些注视,渐渐有人认出了徐淙。

    博云观来的人是徐淙这点不奇怪,毕竟大鼎上岸是大事,肯定不会随便找修士来应付,徐淙无论是修为、名气还是本事都很压的住。

    徐淙道长来之前就知道不留客会来人,一点都不意外,但是表情非常激动。他顾不上自己一身普通打扮,对尤星越拱手行了个礼:“颖江一事,老板高义。”

    尤星越知道他是在说超度颖江里怨气一事,他注意到有人在拍他们,于是示意徐淙一起进去,解释道:“碰上了,举手之劳。”

    徐淙却很激动:“老板不仅修为精深,更有普世渡人之心,有没有入我……”

    挂在尤星越身上的不留客猛地扭头盯着徐淙:哇,你们人类都好喜欢挖往复的墙角。

    尤星越也没料到是这个走向,哭笑不得:“不了道长,我……尘缘未了。”

    不留客冒出几个字:“人鬼情未了。”

    说完还老气横秋地摇摇头:“我不留客这么多年,竟然也促成了一对。”

    尤星越:“……”

    超薄天天都找什么片子放给不留客看?!

    徐淙遗憾道:“好吧。”

    两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到了保存镇山河的地方。

    这还是徐淙第一次亲眼见到镇山河,远远看见这尊金色巨鼎的时候,徐淙就被镇山河的气势所震撼。

    专家组等候已久,赶紧上前来招呼:“徐淙道长,尤老板,这次邀请你们来主要是为了青铜器上的铭文……”

    几个专家三言两语交代了研究的困境。

    钱教授将打印纸发给徐淙和尤星越:“这就是铭文的打印稿。”

    柳教授站在徐淙身边,道:“我们感觉这种铭文似乎更偏向符文,我还问了民俗方面的朋友,确实有些相似之处,所以我们想着请道长过来辨认。”

    尤星越捏着纸张,发现上面有几个字符相当熟悉,阵法师给他的石子上出现过,分别是:龙、凤。

    不留客果然认识道:“啊呀,是以前诸神活跃时候的文字,算是妖怪神兽间流通的官文,好久没见过了。”

    这种铭文和符文一样,是有效力的,或者受现代的符文是铭文演化而来的,很多享受过祭祀的大妖们都认识这种文字。

    可以说,从尤星越熟悉的几个妖怪里随便找一个来,全都可以当翻译。

    不留客博览千万古籍,当然也认识。

    徐淙仔细查看了一番:“确实与符文有几分相似,不过要更加玄妙晦涩,难以直接辨认。”

    柳教授有些失望,他全部的希望都在徐淙身上了:“那可否借阅一些符文相关的典籍作为相关参考?”

    徐淙却道:“不如问问老板。”

    柳教授迟疑着看向尤星越,据说这位老板……大学学的是理工科诶……

    尤星越道:“我的一位朋友对这个很有研究,我跟着学了一点点。这一段的意思也比较简单,我先翻译看看吧。”

    几个专家纷纷围过来,就连整理资料的学生们都忍不住放下手头的事情,竖起耳朵听:这些铭文快要折磨死人了,他们睁开眼睛就在海一样的文献里找资料,到现在没查到什么相关。

    尤星越复述不留客的话:“这段写的是‘麒麟半角,青龙片甲,借鳞虫走兽之长……’”

    用麒麟的半块角,青龙的一片鳞甲,借来掌管鳞虫走兽的能力……

    不留客又道:“倒也不是真的麒麟角,青龙甲,而是一些特殊材质的美称而已。”

    几个教授逐渐听得入迷:“听着像青辞,却又不像青辞那样过于专注华美的辞藻。”

    尤星越解释:“因为镇山河是有实际用处的鼎,这段并不是歌颂的美词美句,而是说镇山河铸造时使用的材料,用这些材料借龙与麒麟的力量。”

    这是实用性的铭文,比起韵脚和辞藻,当然是写清楚更重要。

    一位白发教授连连点头:“说得通说得通!我们这边整理了多个民间传说,发现无论是哪个版本,镇山河下水都是为了镇压恶龙鱼精之类的神话传说……就连竹简上的记载也是如此,看来当时铸鼎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如此。”

    柳教授则是震撼地看着尤星越,试探道:“尤先生,你大学学的真的是理科吗?”

    如此生僻的语言,竟然能认得出来?!看着翻译的速度,简直就跟念课文一样!

    尤星越道:“是的,我是理工科的,大学念的是计算机。”

    柳教授得到了一个和古文文学八竿子打不着的专业,更加恍惚了:“是、是这样吗?”

    柳教授的一个博士生心酸道:“太扎心了老板,我博士念了三年了,这铭文我一个字都看不懂。”

    尤星越保持微笑:“家学而已。”

    开挂而已。

    挂――不留客抱着尤星越的手臂,被博士生逗得笑了好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