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春山花鸟图2

    小姑娘的话并没有多少人在意。

    其实古董中的仿品极多, 尤其是书画,后世多有仿造物, 其中不乏大家仿大家, 但春山花鸟图不同,存世的仿品没有署名,力求还原真品, 倒看不出仿品本身的风采。

    在所有人都关注赞叹真品的时候, 这个小姑娘却会在意仿品。

    难道是其他仿品?

    兰茵视线落在那小姑娘身上,对方看起来和普通人类无异,也许是修为精深到连自己都看不出来?

    有可能。

    小姑娘似乎只是冲着春山花鸟图来的,在展柜前看了一会儿, 就默默转身离开,出门后没有去其他展馆,而是径直向市博物馆外走去。

    兰茵犹豫几秒,还是决定跟上去。

    她放慢了脚步,一边走一边绞尽脑汁地想怎么才能和对方搭上话。

    争远和彭牌面面相觑,赶紧跟上。

    ……

    姜嘉宜穿着星光初中的校服,绷着脸从博物馆离开, 她是个没多少戒心的小姑娘, 走到一半的时候, 才发现身后有人跟着她。

    姜嘉宜内心沉重,站在路口不动了:果然, 我的与众不同吸引到了奇怪的大人。而且这个漂亮姐姐……在博物馆的时候就见到了, 是不是一直从博物馆跟到这里?

    姜嘉宜摸到口袋里的手机,回头看了看, 这是一处红绿灯路口, 人来车往不说, 还有交警执勤。

    姜嘉宜转身向兰茵一行走过去。

    争远一头雾水地跟着兰茵走了一段路,很迟钝地意识到兰茵在跟着那个小姑娘,吓得他拽拽兰茵的外套:“兰茵姐!”

    兰茵回头:“怎么了?”

    争远硬着头皮道:“我们这么跟着一个小姑娘不好吧?”

    兰茵愣了下,解释:“我觉得她可能也是器灵,所以想跟她说说话。”

    争远挠头:“可是她穿着校服,应该是学校的学生吧?看上去就是普通人。”

    被三个成年人跟踪会吓死吧!

    兰茵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看争远,终于反应过来:“是啊,万一她真的是普通人呢?”

    兰茵一拍额头:“我真是睡糊涂了!”

    而且就算人家是器灵……也未必想见到她吧?

    兰茵失落道:“我们回去吧。”

    兰茵正要转身,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

    姜嘉宜仰着头:“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不会真的是卖小孩吧?

    她才十三岁,上初中的年纪,个子不高,鹿似的眼睛清澈明亮。

    兰茵蹲下来,她有点不好意思,很歉意地说:“对不起,姐姐吓到你了吧。我们不是人贩子。我在博物馆的时候听到你提起仿品,有一点好奇,所以不小心跟上来了。”

    现在离得比较近,小姑娘身上依然没有任何灵力波动,,除非对方的修为远超兰茵,否则她就是一个普通人类。

    兰茵很愧疚,就这么跟着一个人类女孩,肯定吓到对方了。

    姜嘉宜不在乎道:“我不怕。仿品怎么了?”

    “你觉得,”兰茵斟酌言辞,保持着相对礼貌的距离,“仿品很可怜吗?”

    姜嘉宜垂下视线,盯着地砖上的缝隙:“就是很可怜啊。如果被夸奖,就会说‘你挺像那谁谁’,做的稍微有点不对,就被说‘有一点像,但是差得很远’。人家学什么,自己就要学什么,学得好就是像她的功劳,学得不好就是为什么我这么笨。”

    “不可怜吗?”

    姜嘉宜道。

    兰茵抱着膝盖,出神了一会儿:“嗯,是挺可怜的。”

    姜嘉宜说着话,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女人濒临崩溃的声音:“姜嘉宜!你又死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去上课?”

    兰茵:“……”

    原来这个女孩叫姜嘉宜,打电话过来的应该是妈妈。

    这确实是个正常的人类女孩。

    器灵经过修炼的身体,五感比普通人类强上不少,手机那头的音量很大,所以兰茵尴尬地听了个全。

    兰茵默默站起身,随着她海拔升高,果然听不太清楚电话里的声音。

    姜嘉宜拿着手机,电话里传来听过几千几百遍的话语——“你跟你堂姐就差一年!你为什么不能学学你堂姐!你看看她,大家闺秀,你再看看你,天天在外面疯!”

    “你知道我有多丢人吗?一大家子就养了两个女孩,你怎么就比你堂姐差那么多?”

    “你才多大,竟然敢逃课!你知道你们班主任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吗?”

    姜嘉宜挂掉了电话,她仰头看了看兰茵:“我要去上课了。”

    兰茵很想给她买点东西带回去,又觉得自己一个陌生人不适合投喂别人的家小孩,只好冲她挥了挥手。

    姜嘉宜从斑马线上穿过马路,上了一辆公交车。

    姜母已经等在学校里,看着姜嘉宜校服拉链敞开,背着双肩书包从楼道里上来,她保养很好的手指甲掐进小包里。

    姜嘉宜的班主任坐在办公室,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

    星光中学虽然比不上景明附中,但也是重点初中,尤其是姜嘉宜还在提高班,这是提高班里第一个敢逃课的学生。

    明明成绩中等,为什么这么叛逆?

    看着姜嘉宜进来,班主任的脸都是绿的:“你才上初一,进校的时候是前五十名,怎么好好地就逃课了呢?是不是在校外认识了什么人?”

    好好一个女孩子,怎么一个月之后就变了呢?!

    姜嘉宜道:“我去博物馆看春山花鸟图了。”

    姜母强忍着骂人的冲动,勉强笑道:“去博物馆也还好,可能青春期到了,最近我也管不住她了,嘉宜以前挺乖的。”

    班主任心累:“希望是这样。你先回去上课,等下午我再找你好好谈谈。”

    姜嘉宜背着书包往教室走。

    班主任看着姜嘉宜的背影,叹气道:“初二的姜嘉姝是姜嘉宜姐姐吧?姐妹两个差距还挺大的,姜嘉宜成绩差不少。”

    姜母叹气,姜嘉姝真是她梦寐以求的小孩:“其实以前都差不多,这几天可能在外面认识坏孩子了,所以性格变了,老师放心,我回去肯定说她。”

    班主任点头:“也不要逼得太紧了,可以让姜嘉宜和姜嘉姝好好沟通,妹妹可以多向姐姐学习嘛!”

    姜母连连点头:“好的好的。”

    姜嘉宜站在办公室的窗子外,低头踢了踢鞋子:她才不想和姐姐一样。

    ……

    尤星越一上午看了三套房子,最后还是选了第一套。

    第一套房子空间最大,而且是装修后的房子,可以直接拎包入住,最方便。

    租金押一付六,尤星越付了款。

    签合同的时候,时无宴问:“我们不住这儿吗?”

    尤星越摇头:“不了,让知雨他们住这儿。店里就一个卧室,我一个人住还行,多了不方便。”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笑着道:“你想留在店里过一晚?卧室的床你又不是没看过,宽都不到一米五。”

    时无宴轻声说:“你没有留过我。”

    尤星越下意识转了下笔:“店里就一个卧室一张床,多委屈你啊。再说了,我可不敢拐你走……”

    到时候五方鬼帝和郁荼一起上门哭,那可真就是鬼哭狼嚎了。

    时无宴认真道:“不用拐,我跟你走。”

    中介一个大活人,感觉自己像被忽略了一样,尴尬地咳了一声:“尤先生?”

    尤星越抬头,将签好字的合同递给中介:“抱歉抱歉。”

    签好合同,中介道:“这是钥匙,您可以直接入住。”

    尤星越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租好房子已经是饭点,尤星越懒得动,和时无宴就近吃了午餐,然后坐地铁回古玩店。

    意外的是,兰茵几个居然已经回来了。

    兰茵正站在陈列大量书画的博古架前,帮焦头烂额的任一帆向客人们介绍书画。

    因为春山花鸟图真品现世,所以最近书画的热度升高,偏偏任一帆对书画的研究较少,回答起问题来简直头大。

    有客人惊叹:“您太可厉害了,是不是学国画的?说得好专业!”

    “肯定是画家吧?不仅是从古董上分析,更能评价书画本身的优劣,真是年轻有为。”

    兰茵笑了下:“微末本领,不足挂齿。”

    兰茵在彻底陷入沉睡前,曾经在瓷国许多地方流浪过。因为是仿品,曾被眼拙的人当做真品送入王侯府邸,也因为是仿品被随意丢弃在库房或者赏赐给下人。

    她见过不同的脸色,不同的评价,多数打开她的人借她惊叹真品,又说仿品确实没有真品的神韵。

    倒是和那个小姑娘说的一样。

    尤星越走过去:“不是说在外面多逛逛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兰茵走开几步,她有些话想和尤星越说,于是避开人群,到了休息室,解释:“没什么想看的,就回来了。”

    尤星越温和道:“见到了真品?”

    兰茵点头:“确实是惊世之作,我实在没有能与之相媲美之处。不过真品没有诞生器灵,听说是被帝王带进了陵墓。我闲来没有事情,为老板在店里做个解说也好。等我考过了非人类规划总局的笔试,就出去找个工作。”

    尤星越静了一会儿:“兰茵姐不想结缘?”

    其实对于这样修为不凡的器灵来说,已经不需要靠和人打交道生存。

    兰茵失笑:“老板要是能给我这个仿品找到一个契约人,那我也很乐意。”

    尤星越脱下外套,被时无宴接过去挂起来。

    尤星越略微严肃的表情有点破功——得赶紧把争远和彭牌结缘出去,天天在店里当男妈妈,带的往复跟个人/妻一样。

    他清了清嗓子:“兰茵姐,你知道不留客最看重什么吗?”

    兰茵思考:“稀世奇珍?”

    不论是妖怪和人类,一旦听到不留客的大名,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价值连城的古董。

    尤星越点了点心脏的位置:“是魂魄。”

    兰茵镇住。

    尤星越看着桌上突然停止刷新网页的超薄,道:“在工业化流水线生产的躯壳之内,是否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灵魂。”

    “对我来说,真品仿品不重要。”

    气氛太沉重,尤星越展颜笑道:“兰茵是兰茵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