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红色小马5

    卫澜性格孤僻, 当然,他也没有选择开朗的权利。

    他有时候忍不住想,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卫高福不在家的时候, 他会打开儿童房的窗户,从十七楼看下去。

    那么高。

    跳下去是会摔,还是会飞起来?

    如果他死了……

    尤星越揉一下卫澜的发顶:“那可不行, 不然你妈妈回来找不到你怎么办?”

    卫澜手腕上拴着白线,那是母子的亲缘线。

    长时间不产生联系,母子线也是会断的,可是卫澜和母亲的亲缘线还连着, 这说明他的母亲从来没有放弃过他。

    不仅从没有放弃过,恐怕还产生过实际的来往, 只是卫澜自己不知道, 不用猜也知道是被卫高福瞒下了。

    卫澜愣住了, 他摇头,眼睛里噙满泪水:“不可能,我妈妈离婚之后从来没有回来看过我。”

    他今年十一岁,父母三年前离了婚,后来他再也没见过母亲。

    尤星越:“我倒觉得, 不是她不想来看你,也许是她没办法来看你。”

    卫澜心脏扑通扑通跳起来:“真、真的吗?”

    妈妈真的没有抛弃过他?

    父母离婚的时候,卫澜还小,什么不懂, 只会哭,所以竟然不知道父母离婚的具体原因, 也不懂为什么母亲不愿意带自己走。

    卫澜不是天生就早熟的孩子, 在卫高福的手底下讨了三年的生活, 才比同龄人显得成熟一些,本质依然是个小孩。

    他被卫高福关在家里,又不像其他孩子那样有机会接触外界,时隔好几年,卫澜更无从得知妈妈为什么不回来。

    卫澜有时候会想,是不是像卫高福说的那样,妈妈真的有了别的小孩,所以不要他这样的小孩了。

    卫澜结巴道:“我这样成绩不好,还打架的小孩,妈不会嫌弃我吗?”

    小马着急,用力蹭蹭卫澜的下巴,漏出来的棉花都翘起来,被尤星越眼疾手快地塞回去。

    小马道:“卫澜是好孩子。”

    在卫高福几年的打压和精神洗脑下,卫澜渐渐觉得自己确实是个不讨喜的小孩。

    但小马说自己好孩子,这个哥哥也说妈妈还爱他。

    小马高兴道:“太好了,卫澜有家回,小马就能放心了。”

    说话间,外面传来进门的声音——是钟家父母和小燃回来了。

    这里是钟家,还是钟卿的房间,在报警之前,尤星越还想请时无宴帮他一个忙。

    尤星越问:“先去我家里好不好?吃过午饭,我们再去派出所报案。对了,你记得妈妈的手机号码吗?”

    卫澜抱着小马,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不记得。”

    他以前就是个疯玩傻乐,还嫌弃亲妈管太多的小屁孩。

    仅仅几天的时间,小马几乎成为了卫澜的精神支撑。因为小马信任尤星越,所以卫澜愿意相信尤星越。

    说到底,他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跑不远立不住,远近没有能依靠的人,除了相信尤星越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尤星越推开门,钟父钟母果然都在家。

    钟母在厨房做菜,钟父则抱着小燃玩耍,钟卿膝上架着笔记本电脑,正在敲什么。

    听到他们出来,客厅里两大一小同时抬起头。

    钟卿:“马上十一点半,留下来吃饭吧。”

    尤星越抱着卫澜:“不了,我先带卫澜回去。”

    钟卿下意识看了看卫澜怀里的小马,伸手轻轻挠了下小马:“好吧。”

    小马上次偷偷跑进钟卿的房间栓线还被抓到了,却又不怕钟卿,乖乖地让钟卿揉了好几下。

    ……

    一回到古玩店,尤星越怀里的卫澜就吸引了几个人的视线。

    尤星越半天不在,店里多了个人——陶桃也在,正和戚知雨坐在一块做题目,不过很显然两个学渣凑一块也没什么用。

    陶桃扔开笔,大吃一惊:“你养孩子了?”

    尤星越没好气地看了陶桃一眼,什么脑洞:“……别人家的小孩,你们带他玩一会儿,我和时无宴有话说。”

    说着,尤星越放下卫澜。

    卫澜乖乖坐在椅子上,他信任尤星越的同时,来到陌生地方的惊惶也让他没办法放松下来。

    更令他紧张的是,从他被带进来的时候,耳朵里就听到了两个好奇的声音,他身上还残存着时无宴留下的灵力,故而十分清晰地听到了屠龙和超薄的对话

    屠龙:“喂,那个小红马,你也是来不留客的吗?”

    超薄:“肯定是啊。以后就留在店里不走了吗?哎呀,你是什么古董呀?怎么还破了?”

    屠龙:“是个小布马嘿!长得还挺可爱。”

    卫澜左右看看,他身边没有人说话,声音是从后面传过来的,这么大的声音,店里的其他人好像听不见一样。

    他想起带他来的哥哥说,店里有很多和小马一样的古董。

    真好,他的小马有家可以回了。

    卫澜放松下来,听着那几个声音和小马一言一语地聊天,渐渐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卧室里

    尤星越轻轻关上卧室门:“无宴。”

    时无宴垂下头,和尤星越对视:“嗯。”

    尤星越有事想请时无宴帮忙,这件事还只能是时无宴去,他不好意思直接说,先抿了抿唇,浅浅笑了下,有点讨好的:“帮我一个忙吧。”

    他想请时无宴顺着线去找卫澜的母亲,卫澜父母离婚后,卫澜和母亲就失去了联系,显然是卫澜的父亲从中作梗。

    毕竟卫澜是个孩子,拿捏掌控一个亲生的孩子,对卫高福而言不算难事,所以尤星越原本就不寄希望于卫澜能联系上亲生母亲。

    卫澜太小了,还在上小学。

    即便尤星越现在去派出所报案,在事情解决前,卫澜能去什么地方?难道还待在他父亲身边?

    卫澜就像一只可以被父亲捏在手心里的小鸟,即便这次报警警告几句也不会起到根本作用。

    尤星越要的治本的方法——他要想办法撤掉卫澜父亲的抚养权。

    最好在这几天就找到卫澜的母亲,派出所找人可能还要好几天,倒不如让时无宴顺着线找过去,只要离得不远,说不定一两天就能带卫澜的母亲回来。

    尤星越心里的想法转了一圈,满含骐骥地看着时无宴。

    他挨得近,时无宴看见他密密的睫毛下,眼睛清透,闪着一点柔软的笑意。

    时无宴避开尤星越的视线,他总是不敢长时间地看尤星越:“你说。”

    尤星越简单提了自己的想法:“我想请你顺着线找到卫澜的母亲,然后告诉她卫澜的近况,让她回颖江市来争卫澜的监护权。”

    尤星越可以让线在普通人面前显形,但是要顾及别人的眼光,只能让线保持正常的情况,这时候就需要一个能看见线的人。

    古玩店里只有尤星越、不留客和时无宴能看见线,尤星越也只能拜托时无宴。

    时无宴只是轻声道:“我会去的,你安心。”

    他顿了顿,只听见一声轻响,时无宴伸手摘下了尤星越的挂链眼镜,他看着尤星越茫然失焦的眼睛:“别总戴着这副,你看不见。”

    尤星越是天生的眼神不好,小时候大病一场后视力更差,看人看物的时候视线总是蒙蒙的,他又爱笑,眉眼一弯,眼神就情意绵绵起来。

    情意绵绵是有代价的——尤星越虽然只有三百多度,但是戴平光镜的时候有点瞎。

    尤星越点头:“嗯。”

    时无宴替他戴好眼镜,这才起身出去。

    时无宴身为鬼神,他要找什么人,自然不必要借用人类的交通工具,走前在卫澜的手腕上看了一眼,顺着线追过去。

    时无宴走后,尤星越带家里几个小孩吃过饭,带上小马一起去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尤星越说报案,孩子遭受了家暴,派出所的警察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尤星越轻轻拉开了卫澜的衣领。

    这是小马来之前打的伤痕,已经隔了几天,淤血没有化开,青紫发肿,横在小孩白皙的皮肤上,触目惊心。

    这可不是打两个巴掌教训两下,是实实在在的虐待!

    警察攥着手里的笔,发出清晰地“咔吧”一声,他气得差点把笔撅了,忍着气道:“我们到里面说。”

    ……

    卫高福喝多了酒,应付完尤星越就头重脚轻地回去躺着睡觉。

    睡得好好的,手机震天响起来,卫高福接通电话,没好气地道:“谁啊?”

    手机那头传来声音:“你好,请问是卫高福吗?请到榕树街派出所一趟。”

    卫高福早将卫澜丢在脑后,闻言一头雾水地问:“派出所?我没干什么,你是不是骗子?”

    那头的声音加重:“让你来你就来!你涉嫌家暴虐待儿童,你自己干了什么心里还不清楚吗?!”

    卫高福挂掉电话,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他换了一身衣服,打扮得人模狗想,对着镜子整整衣服。

    他倒要看看,那个小崽子自己跑去派出所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

    与此同时

    时无宴顺着线找到了卫澜的生母,他远远在人群中看到那根白线艰难地拴在一个中年妇女手腕上。

    妇女看上去比同龄人苍老一些,手里拎着各种蔬菜,身边还站着一个美妇人,两个人笑盈盈地说着话。

    时无宴走过去,径直看向妇女:“你好。”

    妇女吓了一跳:“你、你好,有什么事吗?”

    美妇人也面露疑惑,玉芝还认识这么好看的年轻人?看着气质,像个相当了不得的人物。

    时无宴开门见山:“您是卫澜的生母,他的父亲虐待他,我朋友希望你能回来争取卫澜的抚养权。”

    妇女手里的菜掉在地上,顾不上美妇人,眼泪盈满眼眶:“我的澜澜被打了?他现在怎么样?有没有报警?”

    美妇人警惕地拉住妇女:“你有什么证据吗?”

    时无宴拿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

    视频中,卫澜坐在椅子上,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拉开卫澜的衣领,露出皮肤上横七竖八的伤痕。

    卫澜抱着小马,小心望向镜头,试探着问:“妈、妈妈,你还要我吗?”

    张玉芝再也忍不住,扑过去抓住时无宴的手,仔细看着手机里卫澜,眼泪顺着脸流下来,大滴大滴地落在时无宴手上:“我的澜澜我的澜澜……”

    美妇人气得柳眉倒竖:“丧心病狂!我就说他肯定对小卫澜不好!走,我给你订机票,我们马上去颖江市!”

    时无宴没有说话,他感觉张玉芝粗糙的手指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自己,那双有点浑浊的眼睛里爆发出的保护欲让他有些失神。

    人世间里,原来有的母亲会这样的爱自己的子女。